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omega-cLip.com

当前位置: 9911小鱼儿主页 > 科技 > 扎克伯格独揽大权 是Facebook困境与限制未来发展的根源 扎克伯格独揽大权 是Facebook困境与限制未来发展的根源

扎克伯格独揽大权 是Facebook困境与限制未来发展的根源

时间:2018-07-02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BI中文站7月2日报道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是Facebook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同时他还控制着Facebook大部分的投票权。在Facebook,扎克伯格可以用“一手遮天”来形容,甚至不能被解雇或纪律处分。如果董事会的其他成员想要罢免扎克伯格,那么他只要简单的行

BI中文站 7月2日报道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Facebook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同时他还控制着Facebook大部分的投票权。在Facebook,扎克伯格可以用“一手遮天”来形容,甚至不能被解雇或纪律处分。如果董事会的其他成员想要罢免扎克伯格,那么他只要简单的行使自己的投票权,利用股权数量的优势进行否决即可。另外现在的董事们也不太可能会要求罢免扎克伯格,因为除了与Facebook员工一样每人每年会获得35万美元的薪资之外,还可以得到数百万美元的奖励。

与其它上市公司相比,扎克伯格拥有比普通首席执行官更大的权利。因为许多公司都是由独立的董事会主席和董事会成员负责,并且都是在投资者的要求下任命CEO。但Facebook一切都要听从扎克伯格的安排。

现在,扎克伯格也已经与自己的股东们开战,就像BI上周报告中所提到的那样,83%的独立投资者,也就是非扎克伯格本人和非高管股东们,都希望扎克伯格应该卸任董事会主席一职。

考虑到Facebook股价的表现,这对扎克伯格来说显然无法接受。无论怎么说,扎克伯格都应该是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因为他的产品已经被全球超过20亿人使用。从2012年IPO时38美元的价格,Facebook股价现在已经一路飙升到了195美元,带来了惊人的回报率。

但即使是这样,Facebook投资者们依然认为扎克伯格的权力需要得到控制。

应认真对待批评的声音

对大多数的普通股东来说,数量如此巨大的反对票投给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就算是最激烈的代理权之争,维权的投资者几乎很难筹集到20%或30%的比例。要知道股东们通常都具有惰性,出售手中的股票要比向董事会“宣战维权”容易得多。如果在年度股东大会上,一家公司以低于90%优势赢得投票,那么就会被看成是一种非常动荡的迹象。

因此,扎克伯格的批评者应该被认真对待。

Facebook股东们的问题是,扎克伯格有犯错误的历史,就连他本人也承认这一点。

最初,扎克伯格并未认识到俄罗斯通过Facebook干涉美国大选是一件大事,同时在剑桥分析数据丑闻中没有及时确定Facebook的责任。“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没有足够的了解,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也是我的错误。”扎克伯格曾经表示。

其实从最开始,扎克伯格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对用户的隐私丝毫没有重视起来。当年他作为一位19岁的哈佛大学新生,在宿舍里创办了Facebook的前身,扎克伯格在成名后的公开演讲中也经常会提起这个故事。当时他给朋友发了一连串的短信,告诉别人自己有多少数据可以利用。从那时起,扎克伯格就不够重视个人隐私问题。

Facebook与谷歌的“双寡头”地位

但谁年轻时没有犯过错误?因此当时的扎克伯格可以被原谅。

但现在的扎克伯格却完全不同,他是一家科技巨头企业的掌门人,公司有一半的广告收入都来自于网络。Facebook与谷歌被称作互联网广告的“双寡头垄断”。根据Pivotal Research分析师Brian Weiser的报告显示,两家公司在欧洲地区的数字广告支出占比超过了71%。

这正是扎克伯格权力不受约束的原因。今年3月,Facebook股价下跌了6%,公司损失了300亿美元的市值,但这只是一个上午的数字。

因此,扎克伯格的判断失误,导致了Facebook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但对整个互联网具有系统级重要性的Facebook,目前来看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扎克伯格。

在其它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通常来说是三个不同的人。如果一个人出错了,还有另外两个人进行修正。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连扎克伯格自己的董事会成员,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016年12月,扎克伯格与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之间的股东诉讼文件被曝光。后者是网景公司联合创始人、后来成为了硅谷知名投资人、Andreessen Horowitz风险投资基金的负责人。

该诉讼文件称,Facebook董事会成员之一厄斯金-鲍威尔(Erskine Bowles)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扎克伯格在拥有Facebook控制权的情况下在政府任职,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扎克伯格本人曾希望能在不放弃Facebook控制权的情况下离开公司,进入政坛)。安德森在给扎克伯格的信中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对政府的服务进行定义,同时不让股东们害怕扎克伯格失去了自己的承诺。

“厄斯金对此感到很不舒服,因为扎克伯格在没有离开董事会保留控制权的情况下获得了更大的权利。”安德森表示,他也是Facebook董事会成员之一。“我们每次通话都要重新讨论这些内容,每次我都尝试将话题转移到这个方面。而且扎克伯格的董事会成员中至少有一位认为他过于沉迷于对Facebook的控制欲。”

目前还不清楚,Facebook独立股东会采取何种措施迫使Facebook在公司管理中加强责任问责,但很明显这是非常必要的手段。(编译/音希)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