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omega-cLip.com

当前位置: 9911小鱼儿主页 > 军事 > 俄航"风雨不误"并非偶然 赫鲁晓夫专机曾 俄航"风雨不误"并非偶然 赫鲁晓夫专机曾

俄航"风雨不误"并非偶然 赫鲁晓夫专机曾

时间:2018-07-23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今年十号台风“安比”于22日从上海登陆,让长期笼罩在上海上空的“魔都结界”(即台风到上海前必转向吹向北方)终于被打破。  就在大量航班无法进出虹桥、浦东机场的时候,22日上午一架从莫斯科到上海的俄航SU208航班成为当天0830时至1000时唯一顶着台风肆虐降落浦东机场的飞机。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

  今年十号台风“安比”于22日从上海登陆,让长期笼罩在上海上空的“魔都结界”(即台风到上海前必转向吹向北方)终于被打破。

  就在大量航班无法进出虹桥、浦东机场的时候,22日上午一架从莫斯科到上海的俄航SU208航班成为当天0830时至1000时唯一顶着台风肆虐降落浦东机场的飞机。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这架俄航本来从莫斯科起飞晚点了15分钟,结果在台风中居然提前了19分钟到达。

  让网友再次惊呼“战斗民族”的疯狂!

  图片:降落浦东机场的俄航SU208航班。

  图片:唯一到达的俄航航班。

  其实,这不是有关俄航“牛逼”的唯一典故。

  2年前,北京有雾霾,俄航SU200航班瞅准气象条件转好瞬间降落首都机场,成为一段传奇。而3年前的7月11日,同样是狂风暴雨中,俄航SU208也是安然降落,并在几小时后拍拍屁股,顶着台风返回了莫斯科,留下因航班延误而懵逼的其他旅客目送其背影……

  图片:靓丽的俄罗斯航空公司空姐。

  到后来,“战斗民族”的“航空传奇”越传越广。但其实,关于自己的种种“传说”,连俄航机组自己都表示“太过分了”,“谁也不会和老天爷比‘翅膀硬’”。

  民航事业的基础是安全,效率是其衍生品。鉴于航空事故几乎都是人为、机械、环境三大直接因素交织所致,因此由美国肇始的机组资源管理(CRM)概念已为各国民航所接受,就是利用一切可获得的资源(人、设备和信息)来确保飞行安全,核心内容是权威、参与、决断、尊重,通过有效提高机组人员的沟通技巧、提倡团队合作精神、合理分派任务、正确做出决策来体现。

  图片:在雾霾中起飞的俄航。

  俄航“别人不飞我敢飞”的事例中,可以发现他们都不是鲁莽的“艺高人胆大”,而是掌握充分飞行参数和评估自身情况后采取的理性行为。

  众所周知,民机危险区就是“起降离到场”阶段,因为民机经过起降离到场阶段之后,在航路上大都是爬升、平飞、大转弯、下降等简单操作程序,这段时间的飞行包线受气象、驾驶、空地引导等因素影响甚大,尤其飞行员对内、对外的工作负荷几近饱和,若稍有不慎,就容易发生事故。

  从某种意义上说,俄航“敢干”首先是对飞情的高效掌握。

  图片:坊间传说俄航飞行员都是战斗机飞行员出身,其实这是谣言。

  据俄罗斯《国家之翼》介绍,在俄航机群背后,是规模庞大的气象全要素、全方位气象保障单位在服务。

  像飞远东的航班,就能实时得到本国航空气象台网的通报,其中符拉迪沃斯托克、波谢特、乌苏里斯克以及赤塔、博尔贾等台站地位尤为重要。

  在2016年一次往返蒙古的航班上,俄航一架图-204飞机获悉在色楞格河流域会遭遇强对流天气,但位于涅尔琴斯克和赤塔的气象台站准确给出实测气象数据,特别是气象预报员在低能见度的情况下利用激光测云仪准确估判云层位置,帮助班机找到云层缝隙,顺利完成飞行任务。

  图片:俄罗斯图-204客机。

  这里说一件有趣的往事。

  1956年,由于埃及遭到英法帝国主义入侵,苏联急于协调东欧兄弟国家立场支援埃及。11月2日一天,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代表团坐飞机穿梭于波兰、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三国。当天中午,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领导人谈完后,赫鲁晓夫一行忙着去下一站——南斯拉夫良港里耶卡。

  可偏偏天气预报途中有大雷雨,罗机场塔台的意见是:“不准飞行。”

图片:赫鲁晓夫和专机。

  赫鲁晓夫不甘心,把专机机长齐宾叫过来。赫鲁晓夫对他十分信任,曾有机会领教他的飞行技巧。齐宾以为赫鲁晓夫要自己把飞机开回莫斯科,便说:“请允许我……”赫鲁晓夫却微笑着说:“听说去里耶卡的天气不好?不准飞行。”

  “完全准确,不能飞行,”齐宾笑逐颜开。

  “如果需要呢?”赫鲁晓夫继续问道。

  齐宾仍是喜笑颜开。

  “如果需要,那就飞呗,”他更加精神起来,口气相当严肃地问,“你准备命令吗?”

  “飞吧。”赫鲁晓夫最后说。

  齐宾简短地答了声“是!”

图片:赫鲁晓夫庞大的图-114专机。

  赫鲁晓夫知道,这不是逞能。飞行员有自信心,因为无论罗南两国还是驻东欧苏军有极为完备的气象和飞行保障系统,足以确保完全,而齐宾如果回答“不行”,他就不再坚持,那就说明确实不行。

  那次飞行简直是冒险,整个航线穿越喀尔巴阡山,夜晚飓风开始了,周围是酝酿雷雨的乌云,赫鲁晓夫自称整个二战期间的坐飞机经历多没有这一次可怕。

  万幸的是,飞机顺利在南斯拉夫里耶卡着陆,苏联领导人完成了最重要的外交协调活动。可以说,“战斗民族”的“强悍”,也是讲科学的。(作者署名:虹摄库尔斯克)

图片:在安全的前提下体验一下俄航还是极好的!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